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修真小说 > 仙道剑阁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顺鸡盗马之辈(求收藏)
    “施主此言,是否太过肆无忌惮了?”小和尚的眼里带着一丝凝重。

    “敢问和尚法号?”周渔摇了摇头,问道。

    “小僧法号妙山,施主叫我妙山和尚便可。”俊俏的小和尚双手合掌道。

    “佛修来世,若来世便是苦海,也无处可回头,当如何做?”周渔又问。

    “佛度有缘人,亦当度众生。”妙山说道。

    “若渡无可渡呢?”

    “……”妙山和尚。

    “若世间已无佛可渡他人呢,又该如何?”周渔追问。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周渔看着破庙外凝眉思索的妙山和尚,感受着越发抑郁阴沉的气氛,又见小和尚的脸色似乎变得苍白起来,心里没来由的一慌。

    “喂,我瞎几把说的,你可别当真啊。”周渔真想解释。

    坐观前世大数据,论坛辩战千百次,唯有这一次最为刺激。

    看着妙山小和尚一副陷入心魔的样子,撇了一旁虎视眈眈的小魔女苏菲暄,周渔只好忍住闭口不言了。

    “你这人,果然有意思,这小和尚几句话就被你弄的陷入心障了。”苏菲暄似乎没有趁机偷袭的打算,反而颇为有趣的拍手说道。

    “胡说,我只是在向他探讨而已。”周渔脸不红气不喘。

    “阿弥陀福,是小僧着相了。”片刻后,庙门外,妙山和尚突然睁开双眸,口喧佛号,向周渔感激的答道。

    “若苦海无期,当求自渡;若世间无佛,小僧心不灭,佛便在;如此,世人便皆可渡,阿弥陀佛。”妙山和尚缓缓说完,吐出一口浊气,看的周渔一愣。

    随着这小和尚的话音一落,他似乎看见一道淡白佛光在其脑后刹那浮现。

    “好你个大和尚,居然开悟了。”一旁的苏菲暄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不过,别以为你开悟了,本魔女就会怕你,你我同处练气十二层,不入道基,你奈何不了我。”

    小魔女叫的挺凶,但看起来心里却并没有多少胆气。

    “周渔,你刚才让这大和尚陷入心魔,此番他开悟,你也别以为他感激你,小心他学佛度有缘人,把你给度了。”苏菲暄看向周渔道。

    “今夜不拔剑,我们佛魔道三家,好不容易相聚论道,动手太破坏这良辰美景了。”周渔心里虽然有点慌,但面子上却很淡定。

    再怎么说,他也是名门正派。

    “练气境圆满,有点恐怖啊,这份天姿,与门内的那四个妖孽,也不相上下了。”想起奕剑门内的那几个真传弟子,周渔心下感叹,颇为不爽。

    同样都是年轻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好歹我也是穿越的,给点面子好不好。

    “阿弥陀福,外面雨停了,小僧进来了。”这时,庙外的秒山小和尚双手合十,径直走了进来。

    生的面目白净,双眼或许因方才开悟的原因,此刻灿若星辰,当真是一个俊俏小和尚,一身白色僧袍,更显几分出尘之意。

    “此番多谢施主指点迷津,方解小僧疑惑,此度化之恩,小僧分外感激,来日若施主遇难,小僧必定前去度你。”妙山和尚看向周渔,一阵如沐春风的气派,看的周渔脸庞僵硬抽搐,目光不由落到苏菲暄身上。

    “我说吧,这大和尚胚不讲理,人家帮你,你却想着度化。”苏菲暄看向周渔,当即建议道。

    “不若你我联手,在此地将他杀了,也省得他日后缠着我们。”

    “……”这样当面商讨,真的好吗,周渔默然以对。

    “苏施主,方才这话,小僧可不能当没听见。”妙山和尚双目炯炯的看向苏菲暄。

    “所以,小僧决定在追你七日,以此为报。”

    “神经病。”苏菲暄脸色一变,急忙起身看向庙外,顿时走去。

    “一个和尚,一个道士,本魔女羞与你们为伍,既然雨停就此告辞。”苏菲暄走到门外,又转身露出可爱的小虎牙,狠狠地说道。

    “和尚,你怎的不追?”见苏菲暄化作一道红影遁去,周渔看着一动不动的妙山,颇有些不自在的道。

    “她心已乱,小僧目的也已达到,追与不追有何区别?”妙山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周渔,真诚的道。

    “倒是施主,字字珠玑蕴含佛理……”

    “在下年仅16,尚未娶妻。”周渔头皮发麻,只感觉这妙山果然不亏那句大和尚,小小年纪就学那些老僧肆意拉人。

    “阿弥陀福,小僧出自烂陀寺,此番外出游历……”

    “贫道奕剑门,该日定当拜访。”

    连续被打断两次,妙山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周渔。

    周渔也不说话,静静地看向妙山,这小和尚不按套路出牌,令其头大。

    突然,周渔感觉手上一轻,抬头一看,就见妙山和尚一手抓着那只烤的冒香油的肥鸡,直接往外走。

    “……”周渔。

    “小僧观施主眉心泛红,不日定当有血光之灾,近几日不易吃荤,阿尼陀佛。”话音一落,妙山小和尚在原地留下一道白色幻影,就此离去。

    “鸡……鸡……”这时,一旁的林正指着外面的空无一人的地方喊道。

    “好,好的狠,大和尚,我记住你了。”待到人去楼空,周渔咬牙切齿,直感觉今夜倒霉透顶。

    “等我修为提升过后,定当报今日夺鸡之仇。”言罢,周渔看着可伶兮兮林正,又从储物袋中,取出先前购买的干粮和熏肉在加热之后,递了过去。

    一夜无话,次日等到到晨光亮起,直到天色大亮后,周渔摇了摇头,用剑在庙内木柱上给可能会来此的李三留下一窜信息后,便与林正一路向南,往武安县城而去。

    至于昨夜的马,想必是被苏菲暄临时给骑走了,也不知图啥。

    “这一僧一魔,听起来甚为唬人,但即便修为在高,却也不过是顺鸡盗马之辈,我周渔羞与此辈为伍。”临走前,周渔对昨夜的二人,甚为不屑。

    但旅途之际,脑海里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那二人昨夜的风姿。

    “若不入道基,此生怕是再难相见,哎……”

    与此同时,南边某处山寨之内。

    “大哥,此地已无一活口。”打量着着血迹斑斑满目狼藉的盗匪大厅,肖战脸色阴沉的看向禀报的王忠。

    “再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