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修真小说 > 仙道剑阁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村长是妖?(求收藏,推荐)
    一炷香后,满地狼藉的祠堂变得灯火通明,但赵四的尸体可以清理,那些破碎的祖宗牌位,却无法恢复整齐。

    “村长,李魁带过来了。”魁梧的二牛拉着李魁走了进来,待到了众人面前冷哼一声的同时用力一推,李魁便趴倒在地。

    “说,当着这满室先祖的面,当着这同村族老同胞的面,你告诉大家,为何三更半夜,你带王捕头来祠堂,究竟所谓何事?”此时的李三淮早已被今夜的动乱,激的满怀怒气。

    祖宗祠堂被玷污,朝廷命官被谋杀,还死无全尸,这难道是要让他们河谷村就此覆灭不成。

    “你还不快说?”看着李魁还低着头遮遮掩掩,李三淮更怒,若不是还顾忌些许村人颜面,他巴不得下场一巴掌拍死这个不肖子孙。

    “还不快说?”一旁的李长春,也是装模作样怒不可揭的喝骂道。

    李魁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家二叔。

    见着那副恨铁不成钢义愤填膺的样子,心里狂为自家二叔打赞,这份演技让他钦佩,于是故作强自镇定心神的模样道。

    “是村长,是村长让小侄带王捕头进来的。”

    此话一出,满是喧哗,愕然声更是不止,村内的族老和年轻后辈,更是频频交头接耳,不时看向同样错愕的李三淮。

    “你个混账东西。”守候在李三淮身前的二牛一见情况不对,怒骂一声,上去就是一脚踹倒李魁。

    “村长戌时三刻就睡下了,何曾叫你带人来祖宗祠堂的,明明是你这泼皮对根子说,王捕头挟持你强闯祠堂,让你叫村长快带人救你。”

    “我何曾胁迫过你?”一旁的王虎,听见这话顿时就火冒三丈。

    “分明是你亥时来客栈叫我,除非你这蠢货在此之前就通知了你们村长?”王虎怒道。

    “还是说,这是你们河谷村演的双簧,若果真如此,谋害朝廷命官这条,是跑不了了。”

    “还请大人熄怒……”李三淮一听此言,连忙急道,“此事各有说辞,其中恐另有隐情,大人方才不是说,有妖邪作乱吗,待草民唤来李二根,一问便知。”

    “哼。”王虎冷哼一声,不在说话,一旁的肖战见此,也不插言,一时间整个祠堂静如止水,只剩烛光轻轻摇曳,阴影中更添一分肃然之色。

    很快,根子被传了进来,在一众村人凝重的目光下,不过片刻便将求援之事的时间地点,公之于众。

    众人听完皆是倒吸一口冷气,居然有人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假冒村长李三淮和李魁。

    “如若他们二人所言非虚,此事定有妖魔作乱无疑。”李三淮同样压下心底的惊惧,向王虎说道。

    他万万没想到,那妖魔竟化作他的模样,还杀了官兵。

    “还请大人明查,还我河谷村一个公道,另外也希望大人能够速派人前往县城,向县令大人请求援兵。”说这话时,李三淮看了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肖战。

    此人之前不声不响,如今却陡然出现,怕是衙门对河谷村也有疑心,就不知是为河神祭祀之事而来,还是……

    想到这里,李三淮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李长春,又道。

    “申道长在哪?”

    “已经派人去请了。”李长春回道,“只是眼下之事,又该如何处理?”

    “如何处理?”王虎闻言,冷声道。

    “那妖怪既然敢变作村长模样害人,定有不可告人之谜,虽然你等通过言语排除了李村长的嫌疑,但事情未查清前,李三淮便是戴罪之身,需受我等监管。”

    “荒谬。”李长春猛的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我河谷村乃良善之地,如今出现妖魔害人之事,这是你朝廷之责,眼下河神祭祀在即,若村长不能出来主持,万一耽误了良辰,导致妖魔进一步害人,又该如何?”说完,李长春猛的咳嗽起来,一副一脸通红的虚弱之相。

    “既如此,此事今夜就先告一段落,但接下来李村长行事,必须先知会我等一声。”看见祠堂内突然民情汹涌,肖战出言说道。

    “王虎,我们走。”

    “且慢……”这时,李三淮突然朗声说道。

    “还有何事,莫非还想强留我等不成?”王虎横眉冷目道,大有一言不合便拔刀而起的凶煞之意。

    “草民不敢……方才之事,许是多有得罪,小民带村人向大人告罪。”李三淮起身抱拳告罪道。

    “草民想说,既然王大人认为小民有嫌疑,我李三淮愿意配合大人办案,也希望朝廷能在此事上帮我河谷村摆脱这妖魔祸乱之事。”

    “不用你说,本官也自会在此事上竭尽全力。”王虎冷声道,当先迈步而去,一旁的肖战向李三淮拱手抱拳后,也紧随而去。

    待到二人离去之后,祠堂顿时静了下来,李三淮看了一眼李长春后,又将目光再次放在了李魁身上。

    “李魁,你此前果真看见那妖魔幻化成我的模样害人?”

    “村长,李魁绝不敢妄言,此前王捕头进入堂内后,便被妖魔化作的村长打飞出来,而后更是将赵捕快剪成了二半……那尸体方才抬出之时,众人可看的明明白白,这绝非人为所能造成。”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三哥,你得尽快拿个注意啊,衙门的人死在我族祠堂,且不说此事不吉利,如若不能早日查清,朝廷也定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还有妖魔……妖魔作乱啊,这……这该如何是好?”一名花白胡须的老者,在年青后辈的搀扶下,颤抖着身子道。

    “慌什么?”李长春喝声道。

    “二哥,我……”老者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一声,摇头不在多言。

    “二哥勿怒,五弟也不要急,是非黑白自有断论,朝廷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妖魔作乱之事。”李三淮连忙说道,然后目光看向二牛。

    “走,陪我去找申道长,发生如此大事,居然还不见人。”

    “今夜之事,且不可外传,关于妖物变成村长之事,更不许多加议论……李魁你跟我来。”李长春说完,带着一部分人,也离开了祠堂,只是有时,目光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