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修真小说 > 九龙吞珠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帮我找个活了三千年的人
    将守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帮我找一个活了三千年的人!”

    柳寒冰顿时一愣,像看怪物一般,看了一眼这个蓬头垢面的人。

    她原本以为将守会给自己提一个钱财,地位之类的要求,没想到只是让自己帮忙找人,而且是一个活了三千年的人,但怎么会有人能活到三千年呢?

    但柳寒冰却不再敢认为,眼前的人是个疯子!

    柳寒冰赶忙点头,说道:“无论这个人存在或不存在,我都会一直帮你寻找的!”

    听到柳寒冰的许诺后,将守缓缓的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走吧。”

    看到将守竟然愿意和自己走,柳寒冰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拉着柳涵的小手,一起向着游艇方向走了。

    白老虎本来还在睡觉,突然觉得身边怎么没任何气息了,赶忙睁开眼睛,看到将守居然走了,连忙站起身,快步跟上。

    随后柳寒冰几人开始登船,白老虎居然也跟着众人登上船。

    柳寒冰看到白老虎也跟着上船,疑惑的看着将守,问道:“你养的?”

    将守停下脚步,扭头朝后面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决定。”

    虽然将守依旧是惜字如金,但柳寒冰却没有被轻视的感觉,仿佛他就应该是这样的一般。

    白老虎似乎听明白了将守的话,自己的处置权,现在掌握在眼前这个美女手中,但自己绝不能离开这个天然的灵气罐!

    随即圆圆的虎眼一转,蹦蹦跳跳装作很可爱的样子走到柳寒冰脚下,用自己毛茸茸的头拱了拱柳寒冰的脚,一脸憨厚老实的摸样,眼巴巴的看着柳寒冰。

    看着白色老虎突然转变的举动,柳寒冰心中一片惊讶,暗暗称奇,这白老虎居然通人性,能听懂人话!

    虽然心里惊讶,但在柳寒冰脸上却依旧看不出任何表情,详装着一副犹豫的神色,随后蹲下,伸出两只芊芊玉手,左右拉扯着白老虎那圆嘟嘟的大脸,一边拉着,嘴里还一边念叨:“我究竟要不要带着你呢?你要是咬我怎么办?”

    柳寒冰刚说完要不要带着你时,硕大的虎头立刻上下的点起来。

    后来柳寒冰又说道,你要是咬我怎么办时,硕大的虎头又左右的摆动了起来。

    看着这白老虎听话的样子,柳寒冰心下一片惊喜,这白老虎也太可爱了,还如此听话,以后出门遛它,不知道有多拉风!

    柳寒冰又说:“你以后要听我的话好不好?”

    白老虎又再次点了点巨大的虎头,然后伸出舌头来回的舔柳寒冰的手。

    正当白老虎以为柳寒冰准备带自己走时,只见柳寒冰突然眼神一寒,伸出一根手指,在只有白老虎和她自己能看到的角度指了指后面的将守,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让他宰了你!把你的皮做成垫子!”

    白老虎心里一颤,立刻有些怯懦的看着眼前这个说变脸就变脸的人,用力的点了点头!

    看到白老虎怯懦又认真的表情,柳寒冰又恢复了微笑的神态,拍了拍硕大的虎头说道:“上船吧!”

    白老虎听到同意带自己走后,“唰”的就向着游艇甲板上冲去,似乎很怕柳寒冰反悔一般!

    只是白老虎心中纳闷,过去,荒岛上也来过不少人,自己也吃过不少人,但却从未见过这两个如此另类的人,一个说变强就变强的,一个说杀你就杀你的变态。

    柳寒冰站在游艇的最顶层,长长的秀发随风飞舞,荒岛的事情终于告以段落,自己终于回家了,而且...

    想到这里,柳寒冰朝着甲板上,蓬头散发的人看去,心里隐隐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此时游艇在南海上飞快的奔驰,但到最近的内陆岸边还需要两天的行程。

    在游艇的豪华客厅里,周围坐着柳寒冰,桂叔,还有叶尘,而中央跪着已经颤颤巍巍,浑身发抖的张浪飞。

    柳寒冰给了桂叔一个眼神,桂叔点了点头,开口道:“今天的道士是什么人?”

    张浪飞看了看桂叔,又看了看柳寒冰,有些结结巴巴的说:“一...一个普通道士。”

    听到张浪飞说是一个普通道士,桂叔“呵呵”一笑,朝站在张浪飞身后的保镖点了点头。

    只听”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一声惨叫后,张浪飞豆大的汗珠就顺着脑门流下来。

    只见保镖的脚,用力的踩在张浪飞的小腿骨上,小腿骨此刻竟然弯曲成了一个弧形,柳寒冰冷冷的看着惨叫不止的张浪飞,心里暗道,果然是个废物,不过是断根骨头,就喊成这个样子!

    桂叔继续微笑的说道:“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你是了解我们是干什么的,别逼我对你来一套千刀万剐。”

    听到桂叔说到千刀万剐,张浪飞脸色立刻就变了,对着桂叔吼道:“你如果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会对你们柳氏家族不灭不休!”

    听到张浪飞的威胁,桂叔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觉得说张浪飞是个窝囊废都是高看他了,他简直就是个白痴,还是超级白痴的那种!

    好半天,桂叔才止住笑容,淡淡的说道:“谁能证明是我们柳家杀了你!”

    张浪飞立刻呆住了,心里暗惊,是啊,没人知道我出来,自己带来的人全部都死了。

    思考再三,张浪飞倒也识趣,想明白这点后,服软道:“您就放过我吧,无论您要什么,我都会尽力满足您的要求!”

    说到最后,张浪飞居然开始痛哭流涕起来,就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

    桂叔“嘿嘿”一乐,尽显老油条本色,幽幽的说:“那快说吧?那个道士是谁?”

    张浪飞此刻的表情,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低着头,缓缓吐出两个字:“修士。”

    桂叔脸色突然变了变,心里暗道,果然是修士,看来自己猜测没错。

    桂叔又问道:“就算你们张家是天海市三大家族中最有实力的家族,但也请不动修士吧?”

    张浪飞点了点头,回答道:“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我们家的地下赌场赌博,欠了不少钱,但他赌红眼了,居然要用一块黄色的石头抵押一千万,但赌场负责人不同意,正巧我当时也在赌场,我当时一眼就看出那黄石头就是修士修炼,所必须用的帝皇蜡,当时我就猜测他是个修士,我父亲过去对我讲过修炼界的一些事情,所以我能认出来,后来他又来过几次,我也借了他不少钱,一来二去就混熟了,这次为了请他,我免去了他三千万的欠债。”

    桂叔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他叫什么,是哪个门派的?”

    张浪飞答道:“他叫李傲海,灵虚门的八大弟子之一。”

    桂叔微微皱了皱眉,略微沉吟一下,继续问道:“还有谁知道你把他请出来了?”

    张浪飞继续答道:“没人知道,这次陪同我来,也是他私自出山的,他们修士似乎有个规矩,不许管俗世的事情。”

    桂叔缓缓舒展了一下眉宇,点了点头,但片刻后,眼神一冷,说道:“那我就不能留你了。”

    “砰”的一声,张浪飞眉宇之间出现了一个红点,滋滋的往外冒血,一脸不可置信的仰面而倒。

    柳寒冰奇怪的看着桂叔,为什么要杀死张浪飞,原本不是准备要挟张家吗?

    桂叔收起枪吼,对着柳寒冰解释道:“与张家不过是俗世的纷争,利益之间的瓜葛,但牵扯到了修士,那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如果有人将我们杀死李傲海的事情告诉李傲海所在的灵虚门,那么我们就将面临灵虚门不死不休的追杀。”

    柳寒冰眉头微微一皱,随后问道:“修士究竟是什么人?”

    桂叔揉了揉太阳穴,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道:“大小姐毕竟还是年纪小,有些事可能还不太清楚,但可以这么理解,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领域,只有面临一些天道,世间法则一类,这样的重量级事情,他们才会现身,他们很神秘,而且每个人都身怀绝技,非常的厉害,据说最厉害的修士更可以达到三百年的寿命!”

    柳寒冰心里有些惊讶,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还有修士这样的一个世界。

    柳寒冰说了句:“那....”随后眼睛超外面的甲板看去。

    桂叔也看向了甲板外面,开口道:“很不好说,他的能力太恐怖了,一个正经的修士被他两下就杀死了,但他身上的杀伐气质太重了,杀意和杀伐气不一样,只有杀过很多人的身上,才会有杀伐之气,我们身上的杀伐气就已经很重了,但在他面前,却像个儿童,修士常年隐居在深山老林当中,不可能杀那么多人,所身上不会有这么大的杀伐之气。”

    略微沉吟一下,桂叔继续说道:“他杀死的那几个雇佣兵,叶尘查看后,都是外力击打后的喉部骨骼碎裂,所以我不认为他是一个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