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顶点小说网(dingdiann.cn) > 修真小说 > 道衍纪 > 章节目录 第79章 可惜你太蠢
    “你...你要干什么......你敢动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你要知道,我爹可是......”季联梓连人带骑向着后方退去,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颤声道。

    “你爹?不妨告诉你,你死了你那个爹一样不能拿我如何,要试试不?当然,那样你也看不见结果就是了。”雪清寒手指之上剑气吞吐,空间泛着森寒之意。

    “大胆狂徒,敢伤吾儿,找死!”就在雪清寒离季联梓还有不过丈许距离之时,一道威严霸道的声音自城门方向传来。轰鸣响彻,浩荡天地之间,宛若神灵的怒吼,令得众人一阵气血翻涌,神魂不稳。

    而季联梓在听见这一道声音之时,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一改之前的姿态,挺了挺腰板,对雪清寒冷笑道:“呵呵,小子,你完了。”

    大喝之声响起的同时,一股恐怖的灵力波动自城门方向以追星赶月之势极速而来,沿途将一道道围观的路人震飞出去。但却没有人敢露出愤怒的神情,只是离得远远的,瞬间空出一大片场地。

    当“找死”二字落下之时,那股恐怖的灵力波动已经到了雪清寒头顶上空,磅礴威压当空罩下,压迫在雪清寒身上,杀机四溢。

    然而,面对这一切雪清寒脸色依旧平静,甚至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低笑道:“终于出来了吗?耐心值得称赞,可惜有点蠢!”

    雪清寒身形一闪,无视当空笼罩而下的磅礴威压,身形飘忽不定,缥缈不可捉摸,一步一幻灭,直接出现在了季联梓身前。

    “你.....”

    雪清寒五指微曲成爪,直接扣住季联梓的脖子,如提小鸡仔一般将季联梓的身体凌空提起,身形再次消失。同时,雪清寒一脚飞起,将季联梓骑乘的青鳞马踹得飞起,向着半空中那道笼罩在盛烈光芒之中的身影砸去。

    “轰~”

    一道巨大的拳印带着无匹的力量轰来,青鳞马的身躯瞬间炸裂,血肉横飞,溅落了一地,如同下起了血雨,染红了大片的场地,看上去尤为血腥。而雪清寒的身形这时却是早已现在了不远处,手上提着动弹不得的季联梓,目光直视上方光芒璀璨处。

    灵力波动平息,光芒散去,露出一道中年男子的身影。中年男子体型算不上魁梧,却格外壮实即便全身覆盖着漆黑色的铠甲,依旧让人感受到那蛰伏在其体内爆发性的力量。一张偏黑的面孔,一头短发,目光如刀,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气息霸道而狂野,浑身上下着森冷杀气。

    面对中年男子杀机四溢的目光,雪清寒却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眼睛微微眯起:“让我全族皆灭,你确定?”

    季吉眸光微微闪烁,没有说话。

    “不回答?这么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嘛,那么,对我动手,可知道后果?”雪清寒看着季吉闪烁的眼神,冷冷问道。

    “你在说什么本将军听不明白,不过这也不重要,敢在荒城当街行凶,本将既为荒城护城将军,定饶你不得。放下吾儿,本将军给你个痛快,让你少受些折磨。”季吉目光之中的波动瞬间敛去,目光冰冷地盯着

    雪清寒。

    雪清寒微眯着眼睛看着季吉,眼中同样闪过冷芒:“作为一条狗你季吉也算是合格了,可惜的是,太蠢了点。新王上任,想要做点什么讨好没有错,但很遗憾,你找错了人。”

    说话间,雪清寒手上一抹血色光芒闪过, 径直穿透季联梓的身体,在其丹田处炸裂开来。

    伴着一声轻微的异响传出,随即是一道凄厉的惨叫,季联梓的身躯软了下去,眼中带着不可置信之色,还有浓浓的恐惧之意。

    随后,雪清寒手一扬,如同扔垃圾一般将季联梓的身体向着后方砸去,落在暗羽的脚下,身体扭曲抽搐着,嘴角鲜血流淌而出。

    “你...雪清寒,你好狠,竟然敢如此,我杀了你!”季吉也没想到雪清寒会如此直接,一言不合便将季联梓废掉了,是他极大的失算。

    他是雪河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于雪清寒与雪河之间的关系也是知道一二。雪千仞失踪之后,雪河继任雪王之位,他们这些雪河亲信的地位自然也就有了水涨船高的希望。

    他也不曾想到,雪清寒会被分封到这荒城来,近似于被流放。而不巧的是,雪清寒似乎刚好与雪河有些不睦,作为雪河亲信的季吉自然不能就这么容易便让雪清寒上任,那样恐怕雪河得认为他无能了。

    于是,在雪清寒来到之前,他便派人暗中散布了一些消息,当然,没有说雪清寒的身份,引得雪清寒一路走来受人觊觎。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位声明不显的雪王府二公子修为实力出乎他的预料,手段更是狠辣。

    本想在其身份公开之前再行刁难一番,即便之后暴露,也可以不知为由,还有雪王雪河在,荒城一半的力量掌控在手,雪清寒闹不出什么大动静来。

    但他显然低估了雪清寒,对方不仅直接打趴了二十几人,更是在他亲自动手之后爆发出恐怖的速度,竟是无视了他的威压将其自季联梓拿下。而如今,更是毫不犹豫直接将他儿子废掉,似乎压根儿就没打算用其作为筹码进行条件交换的意思。

    黑色的光芒升腾而起,季吉眼中杀意沸腾,这一刻的他也是顾不得之前的筹划了,抬手便是一拳轰下。黑色的拳芒破空空间,对着雪清寒轰击而来,拳印未至,剧烈的风压便已扑面而来令地雪清寒一头长发向后高高扬起,凌空乱舞,俊逸容颜更添几分狂放不羁之意。

    眼中倒映着似欲压塌空间的恢宏拳芒,雪清寒不退反进,左手之上一道道血色光华宛若赤色灵蛇一般游动,道纹衍化,灵力凝聚,一杆气息凌厉之极的诛仙矛出现在其手中,杀气席卷而出。

    长矛在手,雪清寒一步迈出,气势释放到极点,似欲弑神诛仙的绝世修罗一般,一矛逆空而上,血色光芒充斥整片空间,与黑色拳芒碰撞在一起。

    黑色与血色的光芒纠缠碰撞,相互侵蚀,爆发出剧烈的声响,引得地面一阵晃动,灵力涟漪向着四面八方荡漾开去。

    良久,光芒散去,地面之上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巨大坑洞,一条条裂缝向着远方曼延开去,烟尘弥漫。

    高空之上,季吉脚步微退,目光冰冷,紧紧盯着下方,拳头之上一滴殷红滑落。

    退到远处围观的众人看得一阵心惊胆颤,这样恐怖的攻击,一拳落下,普通的道神境的存在恐怕早就尸骨无存了吧,即便是道神境巅峰依旧不够看。

    而当众人目光落在那渐渐散去的烟尘之中时,却是不由愣住了。只见一道白衣身影依旧静静地站在坑动之中,虽身上气息略微紊乱,但却并没有如众人所想的那般尸骨无存。

    雪清寒手中的血色长矛断裂,化作点点血色光芒消散,手臂之上隐隐崩裂开一道道细微的血口子。而在其身体周围,无尽的剑气呼啸,生生不息的剑意缭绕,一条条藤蔓舞动,断裂处正在快速再生。

    “去!”

    雪清寒手掐剑诀,心念一动,一条条藤蔓瞬间暴涨,如同一柄柄绿色长剑一般逆刺苍穹,遮天蔽日向着季吉淹没而去。

    “哼,雕虫小技,去死吧!”季吉冷哼一声,归一境一重天的气息搅动漫天风云,黑色的力量浪潮遮盖了整片天空。

    季吉望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藤蔓之剑,心中虽然讶异,但他不信以他归一境一重天的修为实力会奈何不了不过道神境中期的雪清寒。

    “天阴刀!”

    季吉手掌伸出,无尽黑色气流汇聚而来,一股阴寒气息弥漫开来,冻结虚空。一柄通体漆黑之色的长刀凝聚而生,刀身之上闪烁着一道道诡异的纹路,隐隐浮现出一道道模糊的面孔来,煞气滔天。

    而在季吉身后,漫天黑色气流化作一道漆黑色的巨大身影,一双泛着血光的眼瞳似两轮血月当空。季吉手掌握在刀柄之上,对着漫卷而来的剑气藤蔓一刀劈落。

    顿时,只见一刀漆黑色的刀芒破开一切,毫无阻碍地将遮天蔽日的藤蔓斩裂,一路势如破竹,无可阻挡,对着雪清寒所在斩下。

    就在种剑术所化的剑气藤蔓即将被完全破去之时,一柄以虚淡的血色火焰凝聚而成的三尺长剑自下方飞起,与黑色刀芒擦身而过,径直向着季吉刺去。

    血色火焰长剑之上并没有强烈的灵力波动,亦没有慑人的威压,甚至显得格外虚幻,似乎下一刻便会崩溃消散一般。但不知为何,季吉心里却是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且那血色火焰长剑的速度极快,后发而先至,瞬间便已到了他的身前,让得他不得不收回一部分力量护在身前。

    下一刻,季吉毛骨悚然,在他震惊的目光之中,那一柄血色火焰长剑却是直接穿透其护身灵力直刺他眉心。剑未至,神魂之中便已传来灼烧之感,一缕缕淡淡的血色火焰自神魂深处升腾而起,让他再顾不得对雪清寒出手,身形暴退。

    下方,失去控制的黑色刀芒径直斩下,一根根藤蔓断裂,与此同时刀芒也在逐渐黯淡下去。最后一声巨响传出,强烈的光芒再一次淹没了众人的视野。

    而在天空之上,意识到不妙的季吉终究闪避不及时,长剑自其眉心没入,但诡异的是并没有留下伤口。季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略显扭曲,似乎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